首页 电子烟品牌文章正文

抽电子烟导致流鼻血_抽电子烟老流鼻血

电子烟品牌 2022年09月23日 11:55 7 dianziyan

抽电子烟导致流鼻血。医生表示,这种情况可能是电子烟中的尼古丁引起的。尼古丁是一种成瘾性物质,吸入过量会对人体造成伤害。而且,长期吸电子烟还会吸道产生刺激,增加肺癌风险。所以,建议大家不要在公共场合吸烟。如果实在忍不住,可以选择在家里吸电子烟。但是,在家里吸电电子烟的危害要比在公共场合吸烟的危害小得多。

一、咽喉炎做了3天雾化昨天鼻子流鼻血是怎么回事?

咽喉炎做了3天雾化昨天鼻子流鼻血,可能由于干燥引起鼻甲黏膜或者鼻中隔黏膜干燥、破裂造成的,也可能是其他疾病引起的,可以到医院检查电子鼻镜以及血常规、查找流鼻血的病因。

二、有哪些非常冷门的冷知识?

优质答案1:

新四军副军长项英被暗杀真相:

1940年末,蒋介石调集52师唐云山,108师戎纪五,79师段茂林,144师范子英,40师詹忠言,7师田忠毅,10师王劲修等7万余人,交给顾祝同、上官云相指挥,于1941年1月4日对奉命北移的新四军突然分进合击,大举围攻,形成强大的包围圈,把新四军压迫到前面有大山、后面有大河的安徽省泾县茂林地区,制造了震惊中外的皖南事变。

新四军九千名抗日将士,在叶挺军长的指挥下,临危不惧,英勇奋战。在地形不熟、连日大雨、饥寒交迫的情况下,浴血奋战七昼夜,歼灭了大量敌人。但终因弹尽粮绝,寡不敌众,未能突出重围,迭遭挫折。

1月13日,新四军所守之石井坑各阵地均被敌军突破。军长叶挺、副军长项英决定分散突围。在部队掩护下,项英及副参谋长周子昆带着警卫人员李德和、夏冬青、黄诚等突出第一道包围,来到大康王一带荆棘丛中隐藏待机。14日傍晚,项英等人遇上了突围出来的军部副官刘厚总,便让他跟着一起走。19日晚项英和周子昆率领大家离开了大康王,向南转移,三、四天后来到铜山北面的罗丝坑,在这里与作战科长李志高,侦察科长谢忠良等同志会合,又经铜山水岭转移到濂坑。途中,周子昆不慎落水,全身湿透。烤衣服时,刘厚总发现他身上带有黄金、银元。

当时敌人搜山很紧,把山里的群众都集中到茂林、铜山、南容的大村庄去住,企图割断新四军与群众的联系。项英他们找不到粮食,只搞到一些大枣,每天就靠一把红枣充饥。在罗丝坑隐蔽了二十来天,项英等人又和军部的一些同志转移到丕岭下面,在里潭仓附近的深山老林里隐蔽了一段时间。

这时,警卫员郑德胜与教导队工兵连长刘奎相遇。经刘奎努力,找到了地下党,又联系上军部直属政治处的杨汉林,军需处罗湘涛等。濂坑的石牛沟村地下党员姜其贵告诉刘奎,他们村后的赤坑山上有个蜜蜂洞,十分隐蔽,可住三、四个人。为了慎重起见,项英派李志高、刘奎等去侦察一次,他们回来向项英作了详细汇报,赤坑山那里地处两县交界,地势很好,山势绵延峻峭,四周树木丛生,鸟道羊肠,都是大山,翻过去就是旌德县。项英听完报告,就决定搬到蜜蜂洞去。蜜蜂洞位于赤坑山半腰,进洞时要攀住凸起的石头或树枝才能上去。

蜜蜂洞呈椭圆形,长6米多,宽4米,最高处1米80厘米,最低处不到1米。洞口朝西,门高两米,宽1米90厘米。项英、周子昆、黄诚、刘厚总就隐蔽在这个涧中。由于洞小,夏冬青同志白天在洞口警卫,晚上回到半山腰的一个草棚睡觉。郑德胜、李德和、何枝生、张益平、王本厚、陈阿进、谢忠良等十名同志住在山下一个大岩石边上的草棚中,谢忠良是这里的负责人,其任务是警戒、侦察、找吃的。

住进了蜜蜂洞的项英非常高兴,兴致勃勃地对同志们谈论发展队伍的情况,并且一直筹划突围渡江的问题。项英曾派郑德胜、张益平、何枝生渡江侦察,研究转移的路线。他们又通过地下党买了布匹,每人做了一套便衣,又紧张地筹集干粮。

3月23日夜,大家按项英的部署忙碌着。刘奎、郑德胜、何枝生、张益平将在天亮前把水岭的粮食挑回来,刘厚总、李德和将下山与地方党联系转移后的有关事宜。

这天晚上,项英和周子昆的心情比以往轻松许多,他俩边下棋边谈心:“只要不死,总会突围出去的。”“这次我们吃了很大的亏,总有一天要把这笔帐算回来……”夜深了,警卫员黄诚说:“首长睡觉吧,天很晚了。”不一会儿大伙都睡下了。从里到外的顺序是黄诚、周子昆、项英、刘厚总。就在凌晨三点,刘厚总乘项英、周子昆、黄诚熟睡之际,为了向国民党邀功请赏,向项、周、黄连发数枪,他们躺在血泊之中。刘厚总行凶后,带上项、周的黄金、白银、钢笔、表以及他们三个人的手枪走下山来,仍按头一天的安排,黎明前下山邀警卫排长李德和去执行任务。

凌晨4点钟,刘奎、郑德胜一行挑粮食回来了,正在石窝地下党员姜其贵家烤衣服。刘厚总身穿深蓝色长袍和李德和走进屋来,刘厚总掏出小刀牌香烟给他们抽,每人一支,郑德胜想:“这种烟只有首长抽,他怎么有呢?”就问他:“你从哪搞来的烟?”刘厚总说:“管他哪搞来的,你抽就是了!”这时李德和插一句:“听见打枪没有?”郑德胜说:“没有!”刘厚总打岔道:“天快亮了,我们走吧。”说完拉着李德和就走。郑德胜知道他们有任务,也就催他们快点走。

刘厚总和李德和走了大约有半个小时,来到一个岔路口,听到狗叫。刘对李说:“前面有情况,你等着,我去看看。”说完就丢下李德和慌慌张张地走了。而且越走越快,李见他不回来,就喊他等一下,他不理,反而跑得更快,惊慌地朝敌军驻地跑去。李德和见此情景,又联想到刚才听到的枪声,估计军首长安全出了问题,便转折回,要郑德胜他们赶快下山。

李德和等几个跑到赤坑山半山腰的草棚里叫醒谢忠良等同志,又一起跑到蜜蜂洞。果然出事了,只见项英、周子昆、黄诚倒在血泊中。项英同志侧躺着,头南脚北,子弹是从太阳穴打进去的,中了两枪,已经断气了。周子昆同志仰面朝天,头北脚南,胸部中弹,心脏停止了跳动。黄诚同志中了三枪,一枪穿透右臂,一枪擦伤左臂,一枪打中后脖子,弹头仍留在肉里。大家见到他时,他已醒过来,爬到洞口,一边哭一边说:“刘厚总叛变了,首长完了,我没保护好首长。”大家检查洞里的东西时,洞里还剩一盏油灯,半截蜡烛和一些象棋子。项英、黄诚的手枪没有了。项英、周子昆带的经费(黄金 8 两 5 钱、法币二万多元、还有一些银元)项英的金怀表、派克自来水笔都被刘厚总拿走了。

谢忠良和大家商量,觉得这样呆下去不是办法,刘厚总要是投敌,一定会把敌人引来,要赶快撤离。在地下党的协助下,用两条毛毯将项英、周子昆的遗体裹好,掩埋在蜜蜂洞西边的一块石崖下。为了辨认,项英的遗体埋在石崖的右边,与石崖呈垂直状态。周子昆遗体埋在石崖的左边,头北脚南,与石崖呈平行状态。

项英被害时年仅 43 岁,生前任中共东南局书记、新四军副军长。解放后,根据刘伯承同志的指示,项英、周子昆的遗体移葬在南京雨花台烈士陵园。中国人民解放军华东军区在那里为项英和周子昆修建了烈士墓。

杀害项英、周子昆二烈士的叛徒刘厚总,满以为投到国民党那里会论功请赏,没想到国民党并不信任他,把他投进了监狱,在监狱中他身患重疾,神经错乱,下场可耻又可悲。

优质答案2:

1、牡蛎一岁起就能繁殖,三岁时繁殖能力达到顶峰。它们会感知环境变化,在早春开始成熟。这时的牡蛎也是最难吃的

2、《零十七:幽灵党》是《零十七》系列第二十四部电影,是由哥伦比亚影片公司、米高梅电影公司联合出品的动作片

3、大熊猫大部分都是狮子座和处女座,因为它们有比较固定的发情期,所以它们的宝宝出生的时间也比较固定在一个时期,这个有点可爱。

4、永远别与五菱宏光或者金杯斗气,因为你不会知道会从里面钻出来多少人或孩子。

5、“三姑”:指的是,尼姑、道姑、卦姑。“六婆”:牙婆、媒婆、师婆、虔婆、药婆、稳婆。

6、 你永远不可能用你的舌头舔到你的手肘。

7、人类是唯一有能力画一条直线的动物。

8、根据英国科学家的研究表明,人从生下来到死去,外耳确实是在一直生长的,只是生长得比较慢而已。

9、把遥控炸弹放微波炉里,炸弹会失效,为什么呢?因为微波炉都有电磁屏蔽功效,炸弹接收不到指示信号不引爆,并非炸弹失效。

10、一四二零年,朱棣驾崩后的庙号其实是明太宗,直到一百多年后的嘉靖十七年(十五三十八)才改为明成祖。

11、接吻不仅可以让你的心率飙升至每分钟十零-十五零次,还可以牵动全身二十一九块肌肉,每分钟会消耗六.四卡路里,接吻十分钟即可消耗掉一块饼干的热量。

12、居民身份证哪一面是正面?经北京市公安局人口处证实,身份证的正面是有有效期和发证关的那一面,所以有照片和个人信息的那面就是反面啦~。


三、你和你的邻居发生过什么故事吗?

优质答案1:

七四年我19岁高中毕业,正值知识青年上山下乡,我下放到长林县扬庙公社七禾生产队,这个生产队,地处长林县的最北边,自然条件恶劣,我们下方到这共有七名学生,四个男生,三个女生,大队为了便于管理,给我们知青盖了两间宿舍,男女宿舍间隔不过十米。

我们四个男生,两个上海的,两个合肥的,三个女生两个上海的,一个合肥的。我们下放的第一天,大队书记给我们训话。 下放知青,要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,在插队期间,不许谈恋爱,更不能结婚,如有违反纪律的,将取消一切上调资格。

我们这帮学生,都在城里长大,一下来到条件恶劣的乡村,干活回来还要自已做饭,吃水自已挑,最不能容忍的是,七禾村还不通电,到晚上屋里就一盏煤油灯。就这样,我们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,大家都想早点上调,男女知青都中规中距,谁不敢闯红线。这就样,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了,不知不觉已过去三年多。七个知青已走了5个,只剩下我和林平,我和她的故事就是从这开始的。

林平家是合肥的,据说因为父亲曾是国民党的军官,因为 受父亲影响,一直不能上调。

我呢,中学时代就喜欢写写画画,到了农村后,生活阅历丰富了不少,给我提供了大量的素材,我一边干活,收工以后经常写稿投递给文学杂志及多家报刋。有几篇文章登在当地的晚报上。我的写作才能得到上面识可,公社党委研究决定调我到公社去做宣传干事,我考虑到一旦调到公社今后回城就难了,所以我婉拒了领导的好意,我这一不识抬举的做法得罪了领导,所以别人招工的招工,当兵的当兵都走了,我却迟迟不能上调,郁闷极了。

两个人同病相邻,所以我和林平接触也多起来,有的遇到不快的事,相互吐槽。在农村这几年,我们男女知青在一起聚过几次歺,有吋女生过来找我们帮忙干点重体力活,但是彼此之间了解并不多。反正我只知道林平胆子小,在田里干活被一只蚂蝗盯了也能吓的哇哇叫。

林平属于窄看相貌平常,但是却非常耐看的那种,在女生属中上等,她皮肤不白,但是身材丰满。那时,我们四个哥们都在时候有一次议论到女生,有人说,林平的乳房又耸又漂亮太诱人了。我们都在调侃他,那以后就找她做老婆吧。

七八月份双抢,我们收工很晚,记得那是八月末的一天,我干完活回来快晚九点了,用凉水冲个澡坐在门前乘凉。

突然,听见林平哇哇叫地冲出来,一副惊慌失措的样子往我这边跑。

“怎么了?”

"蛇呀,一条大蛇爬进屋子,你快去看看。”

“在哪?”我拿了一个手电简,顺手抄起一把铁锹。进了林平的屋子,在桌肚下果然有条蛇,像蚊香一样盘在一起,我用铁锹碰碰它,蛇翘起头来吐着信子,我想用铁锹把它铲出去,谁知它身体左右扭动,快速往床边爬,我慌忙之中,用锹背拍在蛇的七寸上,蛇扭动几下之后就不动了,我把蛇丢到了较远的河坎下。

等我回到屋里的时候,林平还躲在我的屋里,我对她说:“好了,蛇打死了,你可以回去了。"

林平似乎还没从刚才的惊吓中回过神来,她不停地说“太可怕了,太可怕了。”

我看看已经快十点了,对她说,“很晚了,我送你回去吧。"她没吱声,只是低着头。

林平迟迟不挪步,我也不知道如何是好,忽然林平眼泪婆娑地看着我"今天晚上我在你这住一夜行吗?”

“在我屋里住一夜,我没听错吧?”林平羞涩地低着头,"我不敢回去睡,万一再来一条蛇,我会被吓疯了。"我的脑子里飞快地转着,不留吧,她这一夜绝对不敢回家,无处可去,留吧,万一被别人知道,再有嘴也说不请啊。

林平看我犹豫不决,小声说,“看你刚才打蛇那么勇敢大胆,谁知你胆子也这么小。"

她这一说,到激起我的勇气,我大声说,“谁说我胆子小,好吧,今晚你就睡我的床,我打地铺。"

林平一连声地说谢谢。

我打好了地铺,看看已经快十一点了,八月末天还热,蚊子也多,我床上有个蚊帐,林平睡在蚊帐里,我被蚊子咬的难受,索性做起来,身上抹了许多风油精,我拿出一本长篇小说《迎春花》就着油灯精精有味道的读着。

已经夜里十二点多了,我看到林平辗转反侧也没睡着,我想,她大概被吓的不轻,所以迟迟也不能入唾。

就这样,公鸡都叫头遍了,我们也都没睡着,夜已经很深了,我放下书,看着油灯跳动的火苗,想培养自己的睡意。

“啊,老鼠啊,老鼠爬到床上来了”。林平大声惊叫着,一下从蚊帐里冲了过来。刚到我地铺旁,被我的鞋袢了一下,猛地摔倒在我的身上,丰满的乳房顿时压在我的脸上,那一刻,我真是一辈子都难以忘记,她仅穿了一个园领衫,也没戴胸罩,圆润而又富满弹性的乳房紧紧地压着我的脸,我热血沸腾,身不由已紧紧地把她紧紧搂着。我们就这样相持了两三分钟,林平突然意识到什么,她挣脱我的双臂站起来,在昏暗的油灯下,我都能看出她满脸通红。

她咬着嘴唇嗫嚅着“不行,我得回去睡了,麻烦你起来把我送回去行吗?"

我的心还在呯呯呯的狂跳,我嗯呀啊呀,都记不得自己当时说了什么。最后我还是把林平送回屋,这时公鸡已经叫三更了。

后来,我和林平再见面的时候,大家都比较尴尬,那晚如果一方不克制,就会越过雷池,发生不该发生的事。

在这不久,国家恢复高考,我考上了大学,和林平有40多年没见面了。

优质答案2:

我小时候住的是连体平房,曰本占据东三省时建的,由东向西约50米,到了尽头处转了一个90度角,再向西3米,折而向南,形成了一个大天井。大概有三十多家居住在这里。

从我家出门,沿着一条小径前行,道的尽头向北转,第二家的院门口,有颗大柳树,那大柳树大概比这房子的房龄还要早。能有两个人合抱粗细。树的虬枝旁逸斜出,错落有致,枝旁又生出许多枝叶,干百枝条垂落下来,组成了一把大绿伞。

这户人家有个女孩,年龄与我相仿。这小女孩聪明伶俐,善解人意,人也漂亮,是我们这个大院的小公主。到了豆寇之年,生得眉目如画,风姿绰约。出落得如出水的芙蓉般,越发讨人喜爱。

那时,不知为何,就是想见她。每次经过她家门口,想她正好从院内走出,向前与她说会话。大多数是碰不到的。偶尔碰到了,见她从房门走出,还没到院外,竟然加快脚步,人为的破坏了这场相遇。

女孩喜爱音乐,胸前两肩挎着个手风琴,除了冬季,只要风和日丽,她就会从家中搬一把椅子,坐下来拉上一两个曲子。演奏最多的是《让我们荡起双浆》,《莫斯科郊外的晚上》。熟能生巧,这两个曲子被她拉奏的炉火纯青。这时,我就躲在离她家不远的大槐树背后,远远的瞧着。

女孩举手投足,目光一瞥间,一定发现了我,她装着不知道,或许有个知音时常听她演奏,她心中充满甜蜜而喜阅。这曲调虽美,没人欣赏,去给树听吗?还是给这历经几十年的老房子听?

终于有一次,那首《让我们荡起双桨》一曲终了,下一曲便不在演奏,将琴从肩上取下,放在椅上。奔向老槐树下。我在树背后,想跑,却来不及了。脸涨得通红,低着头不敢瞧她,也不知说什么好。她右手伸出,去拉我手。她纤纤细手,柔若无骨。我抬头望她,她此刻笑靥如花,脸庞如春日盛开的牡丹花般,越发显得娇美可爱。她朱唇轻启道:“要听琴,坐我身旁好了,干嘛躲在树下?”

于是每当傍晚,她拉琴时,我都坐她身边,夕阳西下,琴声飘扬。她母亲性情温柔,每当这时,就会从房子取出些好吃的,放在我俩面前。然后进房忙她的家务。

渐渐的女孩长大了,有了少女的羞涩。变得文静而寡言,两人相遇,走得近了,她就低着头走过。偶尔回头,见我也在瞧向她,她就会桃面泛红,脸现娇羞之色。

她毋亲常找我母亲唠家常。有时会说,姑娘要嫁,就嫁我这样的。

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,她交了个男朋友,相处一段后,结了婚。

三年前,在市内办事,偶遇到她。她婚姻并不顺,己经离婚五年了。那晚,我请她吃饭,她喝多了些,在送她回来的路上,大概触及了伤心事,哭得梨花带雨。我心一痛,将她拥入怀中,她泪眼婆娑的抬头望向我,朱启轻启,楚楚可怜的道:“抱紧我好吗?”我双臂一紧,见她微微翘起的两片唇,似夏日盛开花朵的两片瓣,忍不住低头吻了上去。

发表评论

金档电子烟 备案号:琼ICP备2022011094号 金档电子烟强力驱动